海棠文

第3章 接受传承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尽管洞府内陈设简单,但是室内却充斥着令人惊叹的灵气。
    在灵气稀薄的地方,这洞府内的灵气如此充沛只有一个原因。那就是已经圆寂的静空大师体内元力转换成灵气后,返还天地的结果。
    修士生于天地,养于天地,死后自然还于天地。
    修士死后的躯壳内依然拥有着能量,无主的能量自然会溢散到周围形成灵气。只不过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的,低阶修士返还天地的过程不会太过明显,只有高阶修士死亡时才会出现异象。
    陈觉还记得前世此地灵气爆发之下,居然在地脉里形成了微型灵脉,使得原本灵气稀薄之地适合于修炼。
    当时他初闻这个消息时,还觉得传言太过夸张。
    即使是大乘期修士体内灵气返还天地,也不见得就能形成灵脉。顶多因为周围环境内的灵气陡然增加导致形成灵雨,让当地灵气更加充沛罢了。
    但是,凡事都有例外。
    此地的地下乃是地脉的一个节点,不知是何原因却被破坏,导致根本不能形成灵脉。
    要想复原,需要人为调整此地节点的脉络,然后一瞬间输入庞大的灵气使其焕发生机。
    所以,这里形成新灵脉的原因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    静空大师先是以风水之术调整好节点脉络,然后使用封灵阵法将自己死后缓慢溢散的灵气禁锢住。
    静空大师不愧是三千年后依然令人敬仰的大能,或许这也是他当时选择默默死在此地的原因。
    三千年的时间,金身的皮肤上还在隐隐流转着金光,那就表明大师体内的灵气还未全部溢散完毕。
    陈觉看到这一幕也是明白,如果不是当初那位触发禁制,想要破坏机关强行进入,也不会让静空大师布置的手段提前发动。或许最后也不会只形成一个微型灵脉,而是一个小型灵脉。
    陈觉叹了口气。
    对于如此慈悲为怀的大师,陈觉自然心生敬意。他连忙走到静空大师的金身前,微微俯身,对着大师认真拜了三拜。
    “善哉善哉,既是于我有缘,吾之衣钵尽数传于你!”
    温暖的佛光照向陈觉,一道金光瞬间没入他的额头。
    脑海中清清楚楚记录着静空大师给自己的全部传承功法,而《净土青莲禅经》赫然就在其中。
    陈觉的身体微微颤抖。
    前世的心愿今日终于得偿所愿,他内心的激荡无法言表。
    只是,激动的他未能发现,刚刚没入体内的金光一分为二,有一道却隐入他的丹田之中。
    陈觉此时才清楚,自己一直以来的淡然只是假象,内心深处有他自己都未能察觉的不安。
    否则,为何他孤注一掷地要跑到这个地方来。
    求仙无门,寻道坎坷,纵使他有大毅力和大智慧也徒呼奈何。
    他很明白,自己如今别无选择。如果他不求改变,前世记忆中的事情同样会再发生一次。
    可是静空大师却不问出身、不虞资质,但求一缘。
    不是被逼无奈之下才投佛门,从这时起,陈觉是真心实意地弃仙成佛。
    佛待我以诚,我必以诚待之。
    突然,静空大师金身中的灵气整个溢散开来,洞府墙壁上出现璀璨的阵纹,将汹涌的灵气全部镇住。
    还未等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周围的灵气就齐齐涌入陈觉体内,使得丹田内元力激增。
    这是……
    陈觉脸色一变,立刻盘膝坐下,将波动的元力压下后,将其快速游走于各个经脉之中。
    许久,陈觉睁眼,他已然突破到开光中期。
    他连忙用神识内视自己的丹田,却见一枚琉璃般的圆珠在不停旋转,引导着元力不断运转。
    “这是,舍利子?!”陈觉吃了一惊。
    什么时候?
    不,不对,在刚刚我接受传承时,大师就将自己的舍利子给了我!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就是大师所说的全部衣钵传承。
    他只花一个月便突破到开光期是因为他有经验,没有瓶颈。但是再突破可是需要体内元力的增长,如果按他的天赋正常修炼,起码得耗一年时间。
    刚刚入体的舍利子还蕴含着大量灵力,再加上周围灵气充沛,这两个原因叠加下居然直接让他突破了。
    而陈觉知道,舍利子的好处还不止于此。
    丹田里的舍利子每旋转一圈便会带动陈觉体内的元力冲击经脉,这相当于变相增加了陈觉修炼天赋!
    陈觉喜形于色,但是很快他就又冷静下来
    随着洞府内的灵气急剧下降,墙壁上的阵纹已经暗淡下来,有些地方甚至出现碎裂。
    灵脉即将显现,不能再在此地多留。
    看着即将要毁坏的洞府,陈觉对静空大师的金身告一声得罪了,将大师手指上的储物戒指摘下后藏入衣袖中。
    然后他拿出储物袋中提前准备好的棺材将金身放入其中,接着才将整个棺材放入于自己的储物袋。
    他仔细用神识再扫了一遍,发现没有缺漏后,利用静空大师在传承时告诉自己的方法,启动传送阵离开了洞府。
    陈觉刚刚站稳,便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巨响。金光涌现,即使是隔着这么远他也能看得见。
    如此异象,此地不宜久留。
    他拿出一条布带系于额头上,遮掩住莲花法印,运起体内元气朝远方跑去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日落西山,陈觉伸手擦去额头上的汗珠,低头打理了下身上稍微有些凌乱的衣物。在站直了身后,他冲着一个守门的小沙弥双手合十作揖见礼。
    小沙弥见状也是礼貌地回了一礼:“施主是来礼佛的吗?”
    陈觉笑道;“是的,不知此地的驻寺僧人在不在,我有些事情需要上师解惑。”
    小沙弥闻言有些欣喜,他连忙点头:“师兄就在寺内,我待会去寻他。我们青山寺在荒凉之地,现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,施主如果路途遥远可以在小寺留宿一晚。”
    “那就打扰了。”陈觉道。
    许是真的少有人过来礼佛,青山寺的小沙弥对自己格外热情。
    也难怪,这里毕竟是东域,大部分的百姓都信奉求仙问道,能够来寺院大多也是求愿,除了特殊日子礼佛的估计很少。
    自从得到静空大师的传承后,他就马不停蹄地赶来青山寺这边。这里是离他最近,又属于青莲寺的寺庙了。
    虽说东域是由仙门管理,但是只是在几个偏僻的地方造些寺院。只要不去主动传教,那些修仙者也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不去理会。
    而且为了避免消息闭塞,仙门自己都在西域开了一些门派,大哥也别说二哥,都一样。
    同为正道,这是佛仙两道都默认的规则。他们能够做到互不干涉,但是不允许过线。
    青色的墙体,灰色的瓦砖,周围传来渐渐清晰的木鱼声和诵经声。
    小沙弥带他来到大殿礼佛,认真告诉自己礼仪,然后又让另一个小沙弥寻人去了。
    净手、拈香,对着殿中的菩萨圣像虔敬礼拜。
    礼佛结束后,小沙弥便带着自己往客厅去休息等候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抬头看去望向门外,一个光头僧人走了进来。
    等到他来到陈觉近前,打量了两眼后,温和道:“原是与我佛有缘之人,不知居士有何疑惑,不妨告诉贫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