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文

第三千一百七十章 愉悦(我得意的喵得意的喵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对于方正来说,如果他想要把到某个女孩子,可以说是轻而易举。
    毕竟古神灵光和情欲之神的神职都是作用于精神领域的,除非对方同样拥有精神抗性,否则基本上是无法抵挡的。
    从某个角度来说,这一招比食蜂操祈的心理掌握还厉害,因为食蜂操祈归根结底也只不过对人的意识进行干涉,并且作为能力,还有失效的可能性。然而方正的精神污染更像是对他人精神的扭曲,就如同把原本笔直的钢筋扭成麻花,想要将其复原的可能性基本就没有了。
    当然,方正对新条茜并没有做到这个地步,不然的话现在就是对方哭着喊着抱着大腿求自己和她上旅馆了………情欲之神的神力方正可不敢随便释放,特别考虑到新条茜和这个世界可能有某种联系就更是如此。
    不然搞不好一觉醒来,整个城市都变成18R的水O敬乐园了。
    因此方正只是用了一点点,就好像香水一样,主要作用在于吸引对方的注意力,目的达到了,也就可以暂时放下了。毕竟撩妹子这种事,方正也是很有经验的。像现在他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和新条茜闲聊,就把对方哄的很开心。
    虽然大部分男生都觉得,和女生如果有共同爱好的话会比较好,但是方正并不这么认为。事实上他身边那么多后宫,彼此爱好重合的基本没几个。方正即和黑猫的中二电波对不上号,也对英梨梨画的本子敬谢不敏,对于霞之丘诗羽那种少女言情恋爱小说更是没什么兴趣。
    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和众人在一起,而且都挺开心。
    事实上,要方正来说,通过相同的爱好来撩妹只能够算是异想天开。或许对男生来说,如果自己的另外一半能够和自己的喜好一样会相处的更融洽更好,但事实就是当你们在同一部作品里磕上不同的CP或者对某个角色有了极端两极的看法的话,那么你很快就会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了。
    就像现在,如果方正是个狂热的怪兽爱好者,说不定他就会和新条茜就谁才是最强的怪兽争论起来,然后非要引经据典的说服妹子哥斯拉才是最牛逼的,奥特曼打的小怪兽都是弟弟———那结果不是双方聊的开心,而是直接一拍两散大家各回各家了。
    所以很多男生都特别难以想象,为什么明明自己和妹子有着共同的爱好,结果对方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看起来对这个圈子完全不懂的外行人,然而事实就是人家妹子其实并不在乎男方和自己有没有共同的话题,聊的开心就好了。
    总比大家都喜欢哈利波特,然后非要为了谁攻谁受争个你死我活要好吧。
    就算是常年的朋友都有可能因为逆CP这种事而绝交呢,情侣就更不用说了。
    当然,要有相同的爱好也不是不行,前提就是你在圈子里牛逼到一个境界,像是音乐界的著名歌手或者演奏家,文学界的著名作家,又或者体育界演艺界的明星什么的,那妹子就不会认为你是异端了,只会把你当主教崇拜。
    否则作为普通人的话,还是不要贸然闯入对方擅长的领域———不然说不定就会死的很惨。
    异端的下场可是会被钉在十字架上烧死的。
    像现在方正就是这样,他对怪兽什么的,其实并不是很了解,也不算是特摄片的狂热爱好者,单纯就是看过而已。但是对于新条茜来说,却是有种传道受业解惑的快乐,人类最难以抵抗的欲望之一就是好为人师,特别是对方真的听进去而不是随口敷衍的时候,这比两个人争论怪兽的强度什么的要有意思多了。
    新条茜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哪儿是方正的对手,最开始的时候她还对方正保持着一定的戒心,但是到了后来,她已经对方正相当热情了,以至于当方正表示时间不早要回家的时候,她甚至感觉到有点儿茫然若失。
    “哎?要走了吗?”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新条小姐。”
    方正看了一眼挂在咖啡厅里的钟表。
    “你的家里难道没有门禁吗?现在已经快十点了,女孩子一个人走在外面是很危险的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…好吧。”
    新条茜多少有些失望,她现在甚至有些舍不得从方正身边离开,不过对方说的也是事实,于是她也是勉强自己露出笑容,点了点头站起身来。
    “需要我送你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面对方正的询问,新条茜本能的想要说“不用了”,但是话到了嘴边,她却是硬生生的吞了下去。
    “拜托你了,就像你说的,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是很危险的。”
    此刻的新条茜只想要在方正身边多待一会儿,没有任何原因,她只是感觉自己好像磁铁一样,被对方牢牢的吸引住,一点儿都不愿意分开。
    两人离开了咖啡厅,接着方正就陪新条茜向着她家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两人也是有说有笑,聊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。不过对于新条茜来说,光是这样就足够了。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走了一路,来到了新条茜的家门口。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此告辞了,晚安,做个好梦。”
    背着吉他,方正对着新条茜点了点头,接着转身便打算离开。而看着方正想要离开,新条茜则是急忙一愣。
    “啊,等一下。”
    “嗯?还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“那………你要不要进来坐坐?”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方正,新条茜鬼使神差的提出了这个邀请。
    “我的爸爸妈妈都不在家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这句话里潜藏的意思就不用多说了。
    “下次吧。”
    虽然新条茜的邀请很有意思,但是方正可是知道,她的家里并不是只有新条茜一个人,至少就目前与新条茜的接触来看,这个少女本身并没有特别特殊的地方。那么那个能够让怪兽模型成为实体的家伙就更是重中之重了,在这种情况下,他不会贸然跑到对方老巢里去找事。
    毕竟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    “我今天还要回去处理一下琐事,就不打搅了。”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方正摆了摆手便打算离开,而看着方正打算离开,新条茜再次叫住了他。
    “那………我们还能再见面吗?”
    “当然,这几天我都会在公园那边演奏,有兴趣可以来听听。”
    听到方正的回答,新条茜的内心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,接着她对着方正微微一笑。
    “当然,我一定会去的。”
    在和新条茜分手之后,方正就回到了战舰上,再次召集众人开会,将自己的发现进行了说明。
    “所以,那个叫新条茜的少女是负责制作怪兽模型,另外一个人才是将模型变成现实里的怪兽?”
    特斯拉满腹疑惑的皱起眉头。
    “它为什么不自己干?非要找人帮忙?而且根据结城你的观察,那个叫新条茜的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对吧?”
    “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,当然,这只是表面上,另外,关于你的这个问题,我倒是有个想法。”
    方正点了点桌子。
    “其实,你这个问题,放在你的世界里也一样,那就是………为什么崩坏意识非要让律者来毁灭人类,它自己干不行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你这么一说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听到这里,特斯拉也是一愣。
    “好像也有点儿道理?”
    “其实仔细想想,这其中的步骤是不是很像?在你们的世界里,崩坏意识是通过寻找某个宿体,然后通过憎恨,仇恨等负面情绪形成一个律者人格,然后再利用这个律者人格去毁灭人类。而这个世界也是一样,那个未曾谋面的家伙,不是自己制造怪兽去袭击城市,而是非要借助新条茜的手来制造怪兽模型,然后再将这些怪兽现实化。”
    方正一面说,一面点着桌子。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发现了吗?这其中的共同点就是,它们从来不自己动手,只是假借他人之手行动,崩坏意识似乎本身并不‘创造’什么东西。”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值得研究的课题。”
    爱因斯坦也点了点头,而特斯拉则瞪视着方正。
    “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我还是打算从新条茜那边下手,根据我调查的资料和今天和她的接触来看,她不像是那种苦大仇深对世界充满仇恨的样子。如果我能够引诱她沉迷爱情之中无法自拔,从而放弃对怪兽的制造的话,我倒要看看,另外一个人会有什么动作。”
    “呜哇……………简直就是人渣。”
    特斯拉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巴。
    “对女孩子做这种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
    “对付敌人的时候我向来是不择手段的。”
    方正并不介意把自己做的事情告诉其他人,毕竟有些时候还是坦诚点儿好。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加入新条茜真的迷上了我,那么她可能会放弃制作怪兽。到那个时候,就要看她的那个同伙是另外找人,还是想尽办法让新条茜重新开始制作怪兽了。”
    “如果它另外找人的话,就说明新条茜是可以被替代的,如果它不放弃新条茜的话………”
    “那么就说明新条茜的身上还有别的秘密。”
    方正摊开双手。
    “你们还有什么看法?”
    “我的看法就是你不要骗女孩子上当就不错了,玩弄少女心是最差劲的。”
    特斯拉冷冷的回了一句,然后站起身直接离开了会议室,而爱因斯坦也是叹了口气。
    “这方面我是不太清楚,总之你自己解决吧。”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    方正摸了摸下巴,眯起眼睛。
    假如新条茜身上真的有某种秘密的话,也许………正如自己所想的,她也和崩坏意识有关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